你看看那对基佬

番茄曰鱼板 是曰不是日

礼物(二)

Two

良好的生物钟让佐助没有赖床的习惯,只是很久没有睡得那么熟了,让佐助醒来时没能立刻清醒过来,看着自己怀里打着小呼噜,还塌着口水的金毛狐狸,下意识地收了收手把这个人往自己拢了拢。那就再睡一会儿吧,就一会儿。

鸣人是被拉面的香味唤醒的,揉了揉眼睛,看着从厨房里出来端着一碗面的佐助有些恍惚,感觉自己还在梦里。

醒了就洗漱来吃面吧。佐助看着顶着一头乱糟糟金发的大眼狐狸有些可爱,忍不住笑了起来。

哦!这就来!鸣人元气满满的回答。

7月23日,佐助生日,天气很好。

吃过早餐后鸣人和佐助一起去了木叶的商业街,买了些忍具卷轴,就着还要给佐助挑个礼物。本不需要太久,奈何一路上偶遇了很多熟人,当然,几乎都是鸣人的熟人们,除了同期之外,大到爷爷奶奶辈的,小到还没上忍者学校的小孩,大家都围绕在他身边,一旁的佐助看着来者不拒笑得一脸灿烂的鸣人,脸不自觉地黑了几分,尤其人堆里时不时冒出来的大胆去跟鸣人搭讪的女孩子们,心里的火气更是蹭蹭蹭往上冒。

啧,这个白痴吊车尾。

一把拉过鸣人就往人群外走去,无视了那群还想上来搭话的人。

鸣人有些不解地看着佐助,还没买礼物啊佐助这是要去哪。

不必了,不是还要聚会么。佐助松开手往前走着。

去看看吧,你喜欢什么都可以买的,我、我最近任务赚了很多钱都留着了,佐助你喜欢什么都可以的。鸣人看着独自一人向前走的佐助急急说到。

停下脚步,佐助回头静静地看着离他几步之遥的鸣人。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满是关切,里头倒映着他。背后落霞满天,燕雀齐飞,孩童嬉闹,旁边的湖水波光粼粼宛若星辰。一切都那么美好,可这个人眼里只有他,这个瞬间,他是唯一。

佐助勾起唇角,语气有些落寞。算了吧吊车尾,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话被梗在嘴边,鸣人张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前面挺直腰杆即便是走向黑暗仍旧一步一步毫不动摇骄傲向前的宇智波佐助,无力感渐渐蔓延,无论怎样,这个人还是孤独冷漠,一身芒刺将整个世界隔绝在外,连他都很少被允许靠近。

两人之间原本很好的氛围却突然变得沉默起来,直到晚上的生日宴会。

地点选在了一家装修还不错的小酒馆里,同期伙伴都到齐了,当然也有像卡卡西一样单纯来祝贺一下顺带蹭个酒和肉的老一辈。佐助看着连大蛇丸和鹰小组都被请来的生日宴会,知道鸣人是费了多少心思。

就是这样全心全意为他付出的鸣人才让他想要自私却又不能自私。

大家没有因为主角是多年未见的佐助而生疏尴尬吵吵闹闹打做一团,都已经是成年人了,难免小酌一杯。

差不多也到了送礼物的时候了,一群人吵吵嚷嚷的把自己的礼物递给佐助,特效药,忍具,花,零食等等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看佐助都拆完道谢后大家都默契的看向没有凑过来的鸣人,场面一度沉默。

佐助说他什么都不要我也没办法,哈哈。鸣人尴尬得抓了抓头发。

谁说我不要的,白痴吊车尾。佐助看着傻笑的狐狸悠悠开口。

那你要什么,本大爷这就去都给你买!鸣人眼睛一亮一脸兴奋的回答。

像是下定了决心,佐助望他宝石蓝的眼睛里,一字一句,不开半点玩笑的认真。

那就送我颗太阳吧,只属于我的。

鸣人愣住,本应该开口大骂宇智波佐助这个混蛋故意来为难他,但却好像听出了佐助认真里的东西,滋生暗长,马上就要破土而出。

一旁的牙没能听出含义,嘲笑鸣人说这回真的送不了啦。

小樱却笑着看向鸣人抬了抬手里的酒杯,喏,太阳这不就有一个么,何必要去天上摘。

哈哈对呀那鸣人要把自己送给佐助么。牙接了小樱的话头,开完玩笑后却发现了事情不对,佐助并没有反驳,后知后觉地瞪大眼睛惊讶得看看佐助,又看看鸣人。

气氛突然压抑起来,佐助看着笑得僵硬的鸣人等了好久,见他眼里闪过的不知所措,起身依旧面无表情的向大家道谢后先离开了。

宴会算是不欢而散,寿星提前离场。鸣人就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直到最后小樱才走过去拍拍鸣人,如果只是朋友的话,何必一定要选择同一条路并肩走下去,鸣人,你一向知道谁对你好,佐助君不是离开木叶离开大家就活不下去的人,他可以放下对木叶的仇恨回来,究竟为了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鸣人一怔,握紧了拳头努力抑制住身体的颤抖。是的,他一直都知道,只是下意识的认为佐助是因为同伴,因为家,因为鼬的心愿才会回来。

转身跑出小店,最先出去的鹿丸靠着路灯抽着烟,一脸无奈的看着无头苍蝇一样四周瞎看的鸣人懒懒抬手指了指路口,他朝你家的方向走了。

鸣人朝他点点头就冲过去了。鹿丸吐出个烟圈,手指弹了弹烟灰,唉,真麻烦。

回到家里,佐助正在收拾行李,鸣人看着黑暗中打包东西都不回头看他一眼的人瞬间就红了眼,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咬牙切齿的问,又要什么都不说的走么?宇智波佐助你怎么就那么滚蛋!

佐助微微低下头看着眼前炸毛的人,依旧冷漠开口,生日过完了,不是该走了么,为什么还要留下。

可我礼物还没送!鸣人急得快跺脚了。

你又给不了,那么多废话干嘛。佐助皱着眉有些烦躁。

谁,谁说我给不了的!昂着头看着这个从小到大都高着自己那么一点的人,红着脸吼了出来。

我没在开玩笑,如果你只是一时兴起就不要说出这种话。握住鸣人的手腕用力拉下。

金毛狐狸死扯着不放手,低下头喃喃低语,我没在开玩笑,小樱说的对,如果只是朋友,没必要非得并肩同行,你对我的意义本来就跟别人不一样。

抬起头看着难得有些震惊表情的佐助,突然笑了出来,他看见那暗不透光的黑色眼睛里是自己的脸,清晰可见。

如果我说我给,佐助你会要么?

握住他手腕的手颤了一下,随即把他一把拉进自己怀里,仿佛用尽力气要把他揉碎一样,鸣人被勒得有些喘不过气,他听见把头埋在自己颈窝的佐助闷闷出声,我要,你没办法再反悔了。

鸣人伸出手搂住佐助的腰,看着门外的那一轮洒着清辉的月,扬起嘴角点了点头,恩,不会反悔。

佐助,生日快乐。


七岁之前宇智波佐助作为族长家二少受到万般宠爱,生日礼物恨不得囊进五大国的奇珍异宝,可他只想要父亲的一句认可。

七岁以后家破人亡,他一心只想为族人复仇,那些因为小女生的爱慕而收到的礼物被他一股脑全扔到垃圾桶。这样廉价轻浮的爱,他不需要。

十二岁时连自己都快忘记的日子里,他被迫接受了一份大碗番茄拉面作为生日礼物。面是鸣人点的,他以为除了还在世的宇智波鼬,已经没人知道自己喜欢吃番茄了。面酸酸甜甜的,他吃得很慢,一口一口品尝,余光瞟见一旁一脸讨好的鸣人,佐助把碗扭朝一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热红了的脸。

20岁之前他没再收过生日礼物,大蛇丸给他的力量,鼬给他的双眼让他不再对礼物有什么期待,在他的人生里只有不可求。

直到20岁那天,第一次喝酒的他看着鸣人亮晶晶的眼,突然决定不再凡事只能悔恨错过,他是宇智波佐助,他只要他想要的。

往后漫长的时光岁月中,他过了要数好久的年岁,看过了这片大陆的沧海桑田,他眼中的世界依旧黑暗如泞,他对人照旧没有半分亲近,不会友好。只是他不再孤独一人,当年的一时冲动让他得到了一颗太阳,照亮了他心里的黑暗。那是他唯一一次按时收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礼物,却是永远。

——End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