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那对基佬

番茄曰鱼板 是曰不是日

礼物(一)

礼物

One

正在沙之国边界行走的佐助收到了这个月来自木叶的第一封信,信的字和以往每一封一样幼稚,都出自那个金毛狐狸之手。每封信内容也大多相似,不外乎说说村子里最近发生的事,同期伙伴谁和谁又在了一起,问问佐助这回又又走到了哪,什么时候回家,身体怎么样……唯一不同的是,在信的第三页用很大的字写到“佐助这回一定要在生日之前回来!一定!”

自从16岁离开木叶,每年离佐助生日还有半个月的时候鸣人就总是唠叨着要他回去,说是大家想要给他庆祝生日,但4年来没一次成功过。

他一向性情冷淡,答应回木叶也是因为鸣人,不见得自己就得去跟所有人都打好关系,所以一再推脱,但这回看看鸣人的口气是下定决心要给他过这个20岁生日了

佐助把信收好,皱着眉叹了口气,大略算了算路程看了看方向,便抬脚向木叶启程。

回到木叶时提早了两天,却已是傍晚,去见了成为五代火影的卡卡西之后就打算去找鸣人,已经成为火影但依旧不正经的不良上忍看出他的目的后调笑说鸣人去为他的生日礼物赚钱了,还没回来。佐助愣了一下。

嘛,他每年临近你生日都拼了命的去接任务,结果你一次都没回来过。被埋在成堆文件里的卡卡西头也没抬的接着说到。

啧,这个白痴。佐助狠狠一皱眉,消失在了房间里。银发忍者却笑弯了眼,他的这两个笨蛋徒弟呀,真是让他操碎了心。

佐助漫无目的的走在木叶街道上,他已经有些日子没回来过了,每次回来也就匆匆带回情报后接着离开,街上的景象跟他早些年的记忆也有了很大的偏差,这个热闹繁华的村子因为战争被破坏了很多次,但在无数次的重建之后依旧欣欣向荣。宇智波的祖宅也因为上次的忍界大战被毁得一塌糊涂,最后的断壁残垣也因为村子的重新规划而被填得干干净净,自己每次回来都不作多留,唯一落脚的地方也只是鸣人那件恒古不变的小破屋。而现在鸣人还没回来,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就在村里闲逛起来。

没走几步,就遇到了同为七班的春野樱。粉发少女显然没想到会遇到他,惊讶地喊了句佐助君。佐助看着那双翠绿色眼眸里迸发出来的喜悦和激动,朝她点了点头回答道,是我,樱。

身边的少女红着脸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大多都是鸣人怎么在给他的生日计划里添乱,出去执行任务也是常常分心还受了伤。

佐助只是在一旁安静的听着,几乎没有搭腔,思绪却飞回了刚才卡卡西说的话。

他……鸣人每年都这样么?佐助出声打断,轻声问道。

小樱反应过来佐助说的是什么,有些无奈的回答,是呀,每年都是,他希望给佐助君过一个生日,杂七杂八准备了很多,你也知道他是个笨蛋,你每年都不回来,可他照例提前通知所有伙伴要给你筹划惊喜,鹿丸牙他们都被他烦透了可他还是没放弃,佐助君却从来都不给他这个表现的机会呢。

他只知道鸣人对于他生日这件事很热衷,却没想到他4年来年年如此。

想起他过的上一个生日是12岁的,那时候他还没叛逃,每天都跟鸣人斗嘴吵架一言不合就升级为拳脚相向。生日那天,七班被派去执行了个D级任务,鸣人反常的没在任务中跟他瞎较劲,也没对他挑衅惹祸,直到任务结束后他才一脸不情愿地喊住准备回家的他,支支吾吾地约他去吃晚饭。

看着眼前这个别扭的少年红了的脸,12岁的佐助忍不住恶作剧了一把,凑过去问他到底在说什么,比他矮了半个头的金毛狐狸忍无可忍地一把抓住他就往拉面店的方向拖。跟在鸣人身后的佐助看着自己被牵得紧紧的手和背着光鸣人红红的脖颈,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热得暖暖的,悄悄反握住那只手,一向板着的那张脸渐渐柔和了下来。

真好啊。12岁的佐助抬起头看着远处夕阳的余辉染黄的天空想到。

佐助君……佐助君?听到身旁有人轻唤,佐助回了回神,有些歉意地看着小樱,刚才走神了,你问了我什么么

樱发少女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从小爱恋到如今的英俊男人,已不似少年时的青葱模样,轮廓越发成熟俊朗,眉宇间的戾气也被渐渐抚平,是啊,他们都长大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少年,已变得可以依靠,可以撑起一片天。

宛若释然地呼出一口气,小樱抬头注视着佐助漆黑如墨的眼问,佐助君喜欢鸣人吧,不是朋友,不是兄弟,是爱恋,对吧

一时间一阵寂静,佐助看着眼前的少女,点点头说,是。

鸣人真是个笨蛋,连我都看出来了他却还那么迟钝。小樱背过身去,语气里满是抱怨,如果除去声音里努力掩饰的颤抖,那一切真就像是单纯的责备。

佐助抿了抿唇,还是低声说到,谢谢你,小樱。

这次就先别说谢了,等生日过后再说吧,少女回头对他促狭地眨了眨眼,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成了夏天的一阵风,炙热难耐地刮过后,不留痕迹。

佐助买了些番茄往鸣人家走去,太阳快落山了,金灿灿的光,染红了的云,像极了那个时候吊车尾的头发和脖颈。

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觉得,总是在不停捣乱,笨得一塌糊涂,随时都在吵吵嚷嚷帮倒忙的吊车尾,其实是个太阳,温暖而明亮。只是当时12岁的鸣人还小,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好,同期的小樱都觉得他很烦,只有自己知道,这个笨蛋有多敏感,有多温暖。

如今的鸣人真成了高挂在天际的太阳,不仅温暖着所有人的心,发出的光芒更是成为了许多人的希望。

如果当初把他杀了,是不是他就算到死都只记得自己了。不自觉的握紧拳头,骨头清脆得响了一声。

不知道该怎么跟那个笨蛋表达自己的心情,不一样,不是挚友,不是兄弟,不一样。没有鸣人想得那么纯洁高尚,不一样,不是跟那些喜爱他的人宁愿只当星星和云,不一样。只想让他属于只自己,只看着自己,他的温暖他的心里只有自己。没有把他奉为英雄的木叶,没有那些遍布世界的朋友,只有他,也只能有他。

把房门打开,依旧窄小的房间里却不同往常一样乱糟糟的,被用心打扫过,除了因为空气流动淡淡浮起来的灰尘表示主人出门有些日子了。

没有开灯,佐助把番茄放在桌上,静静坐在床上看着床头那两张照片,一张是七班的合影,一张是当初自己离开时两个人的照片,相框被擦得发亮,都忙得没时间在家休息一下了,还是会经常把照片拿起来看么。是不是我对你来说,也是不一样。

门被打开了,即使很累,但忍者的敏锐直觉让鸣人发现家里另一个人的气息,非常熟悉,抬起头来看着坐在自己床上的人,面容依旧冷峻,门外的月光凉凉地洒在这个一身黑衣的人身上,想起前几天女孩子们疯狂讨论的月神。如果真的有月神,那一定是长成佐助这样的吧。

对上古井般平淡无波的眼,鸣人觉得所有的疲惫都成为了喜悦,从心脏里满到溢了出来,伴随着心脏有力的跳动混合在血液里流向全身。鼻头有些发酸,眼前开始有些雾蒙蒙的,鸣人咧开嘴,恨不得把弧度拉到耳根,眉眼弯成了月牙的样子,六道胡须一样的胎记似乎都跟着翘起。

佐助,欢迎回家。一样扯着嗓子的大叫。

佐助看看那人夸张的笑,眼角却挂着在反光的晶莹,开口缓声说到

我回来了,鸣人。


评论

热度(4)